• 2010-09-04
  • 中國時報
  • 【黃菁菁】
  •  

         最近,在新潮社的季刊誌《思考的人》中,讀到日本名作家村上春樹的訪談,這是由新潮社總編輯松家仁之出馬,在不受任何人打擾的深山綠野中,請村上介紹暢銷的長篇大作《1Q84》,同時暢談他寫作的心路歷程。

         從村上的訪談中很驚訝地發現,原來《1Q84》的主角身上藏著村上本人的影子。村上赤裸裸地說,《1Q84》的主角青豆、天吾等都是從小受到許多創傷的人,我和他們不同,從小沒有什麼受傷的記憶,但長大後才發現並非如此。

         「我是個獨生子,生長在中產階級家庭,學校成績很普通,平時喜歡看書、聽音樂,喜歡和貓玩,少年時期過得很平淡,沒有任何可寫小說的題材。」「自己到了廿九歲都沒有任何想寫書的欲望,可能是因為沒有任何戲劇性的東西可寫。」

         「大學畢業後,我開店、負債,每天辛苦地工作,廿九歲的某一天,突然覺得自己可以寫小說,剛開始不知該寫什麼,總之先動筆再說,想到什麼就寫什麼。」

         「在寫作的過程中,慢慢明白,自己的幼年、少年時期並非沒有受傷,不管誰在怎樣的環境成長,成長過程中總是會有自我傷害或被傷害的體驗,只是自己從未發現而已,我在結婚獨立後才漸漸明白自己也曾迷失、受傷過。」

         村上說,我並不是想怪父母,我父母已經做了他們該做的事,他們教育我如何在複雜的社會生存下去,只是那種教育過程是非常封閉的。但這不能怪父母,每個人的想法和生存之道是不同的,不過,因為透過這些傷痛,才逐漸構築自己的內心故事。

         村上指出,《1Q84》裡傷痕累累的主角們雖然有的過度極端、誇張,但在寫作的過程中,感覺在他們身上有自己的投影,因此才能真實地寫故事。把自己放在別人遭遇的情境中去想像,角色就逐漸成形,故事也就自然發展下去。

         「故事像個洞,挖得越深越大,就更可認清自己。我已寫了卅年以上的小說,洞越挖得深,越來越可以用不同的角度、更深層地看事物,若無法再將洞挖深的話,那麼寫小說就會變得沒有意義了。」

         有關《1Q84》中性與暴力描寫尺度問題,村上指出,近十年來受到網路普及的影響,世界各地對於性和暴力的接受尺度似乎已沒有什麼差異,與網路的驚人尺度相比,小說描寫的性與暴力雖說不上有淨化作用,但是似乎可以有一種對照的作用,所以我一點都不擔心尺度的問題。

         《1Q84》是描寫一九八四年那個時代的故事,村上在寫作時還體認到網路對創作的影響。村上說,在網路的世界裡,資訊的精準度比起是非善惡更被重視,從這個觀點和感覺來看是非常有趣的。例如:寫《1Q84》時實在覺得很不方便,因為那個時代的生活既沒有電腦也沒網路更沒電話,邊寫會邊想,如果此時有網路的話,就不用去圖書館查資料了,此時有手機的話,就不用一直跑去打公共電話了,那一定輕鬆許多。

         由於花了很多時間在這上面,所以《1Q84》的故事也越寫越長,若是在現代,故事的發展一定快許多,但是若真如此,似乎對故事本身並沒有好處,就不會產生長篇小說所需要的錯綜複雜之效果了。

    創作者介紹

    時報藍小說

    ctblu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